观点:中美关系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2017-4-7 16:29:11 来源:宋鲁郑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在特朗普的佛罗里达海湖度假庄园举行"特习会"。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在特朗普的佛罗里达海湖度假庄园举行"特习会"。


4月的春天,全球最重要的两个国家以少见的形式和出人意料的速度举行了高峰会。“习特会”的可能收获各界自有评点,但有一点各方均有共识:中美关系明确进入了理性、平稳、乃至可预期的轨道了。

众所周知,今天的中美既非敌也非友,而是谁也离不开谁的共存竞争伙伴。这种独特的大国关系也决定了双方合作是必然的选择,但摩擦和冲突也同样不可避免。但对于特朗普执政下的美国,影响双边关系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今年2月笔者在法国一场研讨会上遇到了一位日本学者,在谈到特朗普时他竟坦率地强烈希望特朗普能够一两年内就下台。

世人皆知美国是日本最主要的盟友,也是日本视为和中国争夺东亚主导权的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所以日本学者如此的表态自然是因为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确实严重损害了日本的国家利益。然而,从中国的角度来理解这位学者的立场,我们自然不难看出特朗普上台对中国究竟是利是弊。

中美关系

特朗普执政以来,以实际行动证明他和传统政治人物多么的不同:说到做到,言出必行,必诺,而且效率还相当高。比如废除奥巴马医改和气候变化政策、退出TPP、一再不屈不挠的颁布禁穆令、推动美墨柏林墙的建造等。

但是只有两个领域是例外,而且都和中国的利益有关:一是对中国,一是对俄罗斯。

他上任到现在,没有对中国动一个手指手,相反不仅在台湾问题上重返历届美国总统的立场——这被认为是中国的一个外交胜利,而且还接受了中国多年以来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的说辞,甚至西方11国大使联名发起的针对中国人权的挑战美国也极其罕见地拒绝参与。

对俄罗斯,不但没有任何改善关系的具体举措,相反更不得不继续维持制裁向奥巴马的立场回归。中国所担心的美俄关系改善将消弱中国面对俄罗斯的主动权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可以说,特朗普迄今为止的一切表现都对中国是利好,都完全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完全可以下结论说特朗普执政是中国二十一世纪又一个重要机遇期。只要他在任一天,就会继续损害西方的制度和价值观;只要他在位一天,就会继续破坏二战以来美国苦心经营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他只要在位一天,西方内部的对抗和分裂就不会停止;只要他在位一天,美国内部的冲突就会日益升高;只要他在位一天,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就自然的水涨船高。

最大风险?

哪么这样的中美关系,我们还担心什么?还有什么风险可言?不然,假如说他上任前最大的风险是中美关系何处去的话,哪么现在最大的风险则是特朗普究竟能够干多久。从中国的角度讲,自然希望特朗普能够连任,做满8年,但显然这是一个相当小概率的事件,甚至他第一个任期是否能做下来都是一个未知数。

以民粹主义理念和风格赢得大选的特朗普,和体制的冲突并没有因为他上台而终结,相反越来越烈。

一是官僚体系对他的抵抗和破坏,他们不惜违反自己的职业伦理、政治中立甚至法律底线,不断的向媒体泄露各种打击特朗普的情报和机密,并成功的把特朗普最重要的内阁成员之一费林赶下台。目前另一个受到冲击的则是司法部长塞西斯。

这种内部人的破坏不仅杀伤力大,破坏性强,更是防不胜防。虽然特朗立即在白宫严查泄密,但面对庞大的官僚体系是根本不可能解决的。更重要的是,他们最终目的是要推翻特朗普!只要抓住特朗普本人的重大失误,就可以制造弹劾。

更为不妙的是,特朗普上台后风格依旧,其冲动的干劲、不严谨的手法——比如第一次禁穆令引发美国内外混乱,更在没有任何证据就指控奥巴马政府对他的选举进行监听,实在令官僚体系太容易找到把柄。

二是他蔑视司法,动辙就攻击司法体系不公正。比如特朗普禁止7个穆斯林为主国家移民进入美国的行政命令颁布后,遭遇西雅图联邦法官罗伯特裁决暂停效力。恼羞成怒的特朗普以美国政治史上罕见的方式发表一连串对法官言辞不逊的批评:这真是"亲者痛,仇者快",法官给那些恐怖分子进入美国开了门。他接着放炮,这"所谓的法官"作出的裁决,不仅"愚蠢",而且"可怕","一个法官居然把我们的国家打入危险境地"。

特朗普对法官的对抗和出言不逊,冲击着美国的立国之本——当然这并不仅仅是特朗普自己,副总统彭斯在接受NBC电视台采访时,认为美国总统有权批评司法和立法系统。彭斯在接受亲共和党的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还直言,罗伯特的判决是错误的决定。这种举动引发了10名美国重量级前政要,包括前国务卿克里、奥尔布赖特、前国防部长帕内塔、前国家安全顾问赖斯发表声明:"根据我们的专业意见,特朗普的行政命令是拙劣的,很难实行,而且理由不充分",要是执行这项命令,不是预防和减少恐怖,恰恰相反,是增加了"伊斯兰国"等恐怖集团对美国的安全威胁,伤害美国的情报机关,给海外驻军带来危险。

民主党自然不会放过攻击特朗普的机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民主党议员帕特里克·莱希立即批评特朗普对法治的敌意"不仅令人无语,而且非常危险"。"特朗普似乎有意要陷入一场宪政危机!"

说来有意思,总统公开攻击法官就是西方眼里不存在司法独立的中国都看不下去。大法官何帆在微信中写道:"在一个号称最民主最法治的国家,总统带头骂法官,从副总统到所属党派,都一窝蜂替他辩解,哪怕你掌控三军脚踩核弹,也是尊严扫地,与恶棍无异!"

不管各方如何解读和利用,但有一点是公认的:总统抨击司法是动摇体制的举动。也直接损害了他以及美国体制的正当性。

三是面对媒体几乎一面倒的反对。特朗普和媒体的紧张关系从他决定参与选举哪一天就如此。双方关系之恶化居然导致长期支持共和党的媒体都不顾自己读者的离弃和愤怒而倒向希拉里。睚眦必报的特朗普上任前举行的记者会上拒绝CNN等媒体的提问。任职当天就因为媒体报道就职仪式而发生公开的冲突。

上任刚刚一个月,即2月24日,白宫发言人斯派塞挑选了10多家媒体参加一场小型的记者会。但包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美国政治新闻网和BuzzFeed News的记者未被邀请出席。在历史上,这5家媒体同时被拒绝参加记者会尚属首次。

无独有偶,同样是在24日,在美国马里兰州举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中,特朗普大肆抨击"那些制造假新闻的媒体"伤害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称它们"永远无法代表民众发声"。而本月16日特朗普在白宫召开的首次记者会上,就不断数落媒体对他报道不公,次日更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将《纽约时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美国广播公司、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媒体称为"美国人民的敌人",这可是斯大林主政时期的用语啊!特朗普甚至拒绝出席每年一度的白宫记者晚宴,这是近36年来首位缺席白宫记者晚宴的总统——1981年里根曾因枪伤未愈缺席晚宴。 

四面皆敌

可以说特朗普不足一百天的执政,已经到了四面树敌的境地。就是一向试图影响政治而不是批评政治的企业界也大多公开站到特朗普的对立面。比如7国移民禁令颁布后,127美国家大企业联合向法院提出诉讼,状告特朗普的移民限制令"违反美国移民法和美国宪法",并且批评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对产业的破坏性极大。这些企业包括企业包括苹果、脸书、谷歌、因特尔、微软、推特等高新技术企业巨头,还有酸奶制造商Chobani,零食生产者Kind和服装制造商Levi Strauss等,其中相当部分企业是由外来移民创业而成的。

而优步(Uber)总裁特拉维斯·兰格成为第一个从特朗普战车上跳下来的企业界大佬。他辞去了特朗普经济咨询理事会的顾问,设立3亿美元的法律基金帮助因移民限制令而受到影响的司机,从特朗普的朋友变成对手。

科技产业界对特朗普的行政命令说"不",这种情况自上世纪以来只发生过一次,那就是二战期间美日开战,罗斯福总统对日裔美国人进行拘留,让一些美国企业不满,认为无辜夺走了劳动力。

特朗普不惜与所有人作对的执政风格,将导致两种可能性。一是他无法施政,哪怕和中国签署的任何决议也无法执行。二是将极有可能把自己处于被弹劾的境地中。这个时候,他和中国达成的任何协议也同样毫无意义。但中国为了应对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却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付出相当的成本。双方虽然能够达成一致,然而却无法排除墨迹未干美国就再度发生一百八十度的的巨变,一切又付之东流。

当然从中国的角度讲,美国由于政治体制陷入内部分裂和对立将加快中国超越的速度,但中美关系陷入高度的不确定性也同样对中国发展不利,对世界稳定也不利。

所以,不管习特会能够多么成功,中国多么努力的稳定双边关系,但中美关系一直存在瞬间翻盘、功亏一篑的高风险。

文 宋鲁郑 / 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子页面广告 04 05 06
子页面广告 07 08 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