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复兴如何破题?

2017-10-30 9:52:34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武汉复兴如何破题?
本刊记者/霍思伊
本文首发于总第826期《中国新闻周刊》

凌晨两三点的时候,陈东升乘坐的飞机终于到达武汉。他有一丝疲惫,但很快被惊喜所代替。他没想到,半夜等在机场的工作人员,竟然是武汉市委组织部长杨汉军,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待遇。

这一转变与他此次赴汉的特殊身份有关。除了众所周知的泰康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一职,他又被赋予了一个独特的身份:武汉的“招才顾问”。  

2017年4月8日,武汉市招才局成立。新成立的招才局实行“虚拟机构、实体运行”,与市委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合署办公,对全市人才工作职能、政策、资金、力量进行统筹。

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市招才引智工作领导小组组长陈一新在当日为市招才局授牌,并颁发首批武汉“招才顾问”和“招才大使”聘书。

与陈东升一起被聘为“招才顾问”的,还有小米科技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军。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武汉大学校友。

雷军感动于武汉的热情接待,他感慨:“人还没到武汉,就有5个区委书记和我取得了联系。”

武汉市招才局招才引智工作部部长王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知道雷军喜欢吃热干面,于是让宾馆每天早晨为他特意准备热干面。雷军还喜欢即时翻阅媒体对他各种活动的报道,招才局专门派出一位工作人员,每天早晨6点去全市的报刊摊亭搜寻与雷军有关的出版物,并梳理互联网上前一天的相关新闻。

武汉的热情与其对于人才的迫切需求有关。该市提出,将招才引智列为“一把手工程”,与招商引资“一号工程”相互策应、共同发力,打造武汉赶超发展的“双引擎”。  

效果很快就显现了出来。今年5月29日,华中科技大学校友专场,签订投资项目总额达989.7亿元;8月27日,武汉大学校友专场,签下1576.7亿元;9月17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专场,现场签下1546亿元。

王凤说,这个结果有点出乎意料。“我们叫‘千人千亿’,每一场都是千名校友,以及超过一千亿的投资。规模和数量都非常大。”

据了解,10月29日,这里还将举办武汉理工大学校友专场,而在随后的11月份,预计还要连续举办三场。  

陈东升认为,武汉的发展,到了起飞的最佳时期。


5月29日,“百万校友资智回汉工程”暨华中科技大学第十届企业家论坛在湖北武汉市举办,签订投资项目总额近千亿元。图/视觉中国

最好的机遇期

2016年12月14日,国家发改委以发改规划【2016】2650号文复函湖北省政府,原则同意和支持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

复函指出,武汉市作为中部和长江中游地区唯一的人口超千万人、地区生产总值超万亿元的城市,区位优势突出,科教人才资源丰富,文化底蕴深厚,具备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基础条件。

武汉素有“九省通衢”之称,是中国内陆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长江与汉水分隔出武汉三镇,京广、京九等5 条铁路干线在此交汇。以武汉为圆心,无论是北京、上海、广州、成都还是西安,都在直径为1000公里左右的圆周范围内,作为中国经济地理的“心脏”,武汉承东启西、沟通南北。

武汉的科教综合实力居全国前列。拥有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89所普通本专科高校,30多个国家实验室和国家重点实验室、63名两院院士以及 130 万在校大学生。

自晚清以来,武汉就是工业重镇。张之洞在这里发展汉阳铁厂等实业,至20世纪初,“驾乎津门,直逼沪上”的武汉已经成为中国仅次于上海的第二大城市,“大武汉”从而得名。 

然而,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国家战略的调整和政策的倾斜,位于长江中游的内陆城市武汉逐渐落后于东南沿海地区。20世纪80年代以后,曾经的“大武汉”GDP陆续被沈阳、广州等城市超越,一度排至全国十七八位。

2011年,武汉实施工业倍增计划,GDP以每年1000亿元的速度增长,2012年超过杭州和青岛;2014年首次突破万亿,在全国15座副省级城市中,武汉超越成都,排名第三。

从2010年至2014年,虽然武汉经济5年平均增幅保持在两位数,但武汉市社会科学院有关专家发现,“十二五”期间,通过综合比较服务业增加值占比、消费/投资、城镇化率、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比、外贸依存度和实际利用外资/全社会固定投资等6个反映经济结构状况的指标可以得出结论,在全国19个副省级及以上城市中,武汉排名第10位,和它的经济规模(排名第7位)和经济累计增幅(排名第2位)都不相匹配。

专家指出,与发达副省级城市相比,武汉经济增长更多还是依赖资源和要素投入,仍处在要素驱动的发展阶段。

2015年,武汉市的服务业增加值占比为51%,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目标的52%,而且低于2010年51.44%的水平。

另一方面,武汉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远低于规划目标。2014年,高新技术增加值占比为20.17%,2015年为20.5%,与“十二五”规划中的预期目标27%还有相当的距离。

专家认为,问题的原因主要在于转型的动力不足。

武汉市招商局专职副局长易仁川说,一方面,武汉缺乏在全国甚至全球具有影响力的龙头企业,大企业的带动作用弱;另一方面,由于武汉是传统的工业重镇,以武钢、东风汽车等为代表的央企国企是武汉的经济支柱,民营经济一直是武汉发展的短板。

官方数据显示,2016年,湖北省民营经济占全省GDP比重,已稳步上升至55.1%,而武汉市民营经济占全市GDP比重为42%,比湖北省占比低了13.1个百分点。与之相对,成都市民营经济占全市GDP的比重,为60.8%,比武汉高了18个百分点。

在科技创新方面,据武汉市统计局2013年的数据显示,虽然武汉的科教实力为全国第三,且科技成果中有90%以上集中在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专利申请中也有60%以上集中在大专院校和科研院所,但武汉科技成果的实际转化率只有35%,且80%流向外地。武汉全市技术开发机构只有30%建立在企业,而深圳可以达到90%。

陈一新指出,武汉发展遇到了阶段性困难,后劲不足、动力减弱,标兵领先优势加大、追兵紧追势头迅猛,面临“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的紧要关口。他最喜欢用一个词:勇立潮头。

多位受访对象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今年1月3日履新武汉市委书记的陈一新,具有典型的浙江人风格,务实的作风和大胆的改革思维,贯穿其主持出台的主要政策和举措。

陈一新此前曾担任浙江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浙江省委副秘书长、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以及省委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

从2012年起,他开始担任地市的“一把手”,先后任金华市委书记和温州市委书记,并在温州市委书记任上一年多后进入省委常委班子,一年后出任中央深改组专职副主任,今年他履新武汉市委书记。    

分析人士认为,陈一新转任武汉市“一把手”,也与武汉在湖北省、中部地区乃至全国的重要战略地位密不可分。  

 武汉市委改革办一位负责人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国家大的战略是东中西梯次推进,主体功能区规划推进,因此需要布局武汉。

国家发改委的上述复函指出,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有利于增强辐射带动功能、支撑长江经济带发展,有利于激发改革创新动力、推动中西部地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利于内陆开发平台、纵深拓展国家开放总体格局。

2016年12月20日,经国务院批复,国家发改委正式印发了《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十三五”规划》,其中明确提出支持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

自此,继北京、天津、上海、广州、重庆和成都之后,武汉成为第七个国家中心城市(郑州也成为国家中心城市,目前全国共有八个国家中心城市)。


鸟瞰武汉

一号工程

武汉市招商局专职副局长易仁川第一次听到“坐不住、等不起、慢不得”这个口号,是在今年1月9日。

在来到武汉之后的第六天,陈一新突然造访了武汉市招商局。易仁川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前一天晚上8点我们接到通知,说书记第二天要来,这是自招商局成立以来第一次有市委书记亲自来调研,我们非常激动,压力也非常大。”

2016年,成都的GDP首次超越武汉,位列第三,武汉落居第四。而这一年,深圳GDP为1.95万亿元,武汉为1.19万亿元,比深圳低了0.76万亿元,差距拉大。

“前面的标兵离我们更远,后面的追兵离我们越来越近,在这种背景下,陈一新书记提出要奋力拼搏赶超。”武汉市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要实现赶超,招商引资非常重要。陈一新在接受凤凰卫视主持人吴小莉专访时说:“招商引资是当前生产力的最直接的表现,它可以马上见效。”

武汉市对招商局的干部提出要求:把招商引资作为武汉赶超发展的“一号工程”来抓,努力扩大有效投资。

2016年,武汉市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含农村私人投资)为7093.17亿元,比上一年下降2.6%;第二产业投资为2263.36亿元,下降13.1%;其中,工业投资2117.05亿元,下降16.3%;突出表现为产业项目不多、外资项目偏少、项目转化速度不快和重大项目统筹不够。

另外,各区之间竞争激烈,不同区域之间仍然存在信息不共享、博弈矛盾升级等情况。而项目在落地过程中需要城建、环保、消防、规划等不同部门间的协调和联动。因此亟待从市一级对招商引资进行高效统筹,避免内部竞争。

武汉市在市级层面成立招商引资工作领导小组,由省委副书记、市委书记陈一新和市长万勇任组长,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的分管领导担任副组长,发改委、环保局、规划局、财政局等相关部门为成员单位,领导小组负责统一组织协调全市招商引资工作。

招商局和商务局原本是两块牌子、一个班子,局长是同一个人。现在分设局长,双方的职能分开,专司专办。招商局原有的在编和非编人员,全部整合到新批准成立的六个专职处室,在全市范围内新增编制约一百多人。

领导机制的调整,使
子页面广告 04 05 06
子页面广告 07 08 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