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芬兰微型酿酒行业向传统致敬

2016-12-21 17:38:09 来源:

在芬兰北部城市奥卢(Oulu)和托尔尼奥(Tornio)等地,手工酿造啤酒和烈酒的热潮方兴未艾,新兴公司不断涌现。

在芬兰北部地区,又有两家酿酒公司、四家微型酿造工坊在摩拳擦掌:它们或是即将开张,或是首批产品已在热销之中。在这一地区,酿酒业不仅仅意味着酿造和蒸馏,还代表了当地传统的传承。

业内最新的公司Sangen自称“酒类饮品实验室”。2016年春该公司通过股票上市发行,市值猛涨一百万欧元,引发传媒一阵轰动。公司原本的目标是筹集足够的资本以达到年产20万升啤酒的能力,结果实际筹集到的股本已经足够让公司扩充到200万升的酿造能力了。

Sangen公司的酿造和蒸馏基地设在芬兰和瑞典边境上的小镇托尔尼奥(Tornio),这里曾经是芬兰著名的Lapin Kulta(意为“拉普兰之金”)啤酒的生产基地。生产Lapin Kulta啤酒的Hartwall酿造公司与喜力啤酒(Heineken)于2010年合并,这座酿造厂也随之停产关闭,本地130余年的酿造传统戛然而止。Lapin Kulta的生产基地从此搬到了南芬兰。如今托尔尼奥酿酒业复兴的好消息传来,整个芬兰拉普兰地区都为之欢欣鼓舞。

“当地文化传承对我们十分重要。”Sangen公司的营销负责人亚米·戴里卡里(Jami Teirikari)表示。公司曾咨询芬兰原住民萨米人议会,请求在啤酒包装上使用萨米旗帜的颜色。萨米人的传统家园遍及芬兰、瑞典、挪威三国的北部地区,还覆盖到俄罗斯的一个角落。

奥卢酒香渐浓

Sonnisaari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蒂莫·卡尼埃宁肩扛一袋25公斤的麦芽走过酿酒车间,准备往桶中加料。

Sonnisaari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蒂莫·卡尼埃宁肩扛一袋25公斤的麦芽走过酿酒车间,准备往桶中加料。图片:Timo Heikkala/ Lehtikuva

对奥卢(Oulu)的两家新酿造公司而言,本地传统同样至关重要。奥卢市坐落在托尔尼奥以东130公里的海岸线上,人口共20万。其中一家公司Sonnisaari宣称自己是奥卢啤酒文化的传承者。公司创始人蒂莫·蒂尼斯马(Timo Tyynismaa)表示:“我们的使命是让奥卢再度成为啤酒之都。”

奥卢啤酒酿造的历史始于1847年,然而酿造行业后来在北芬兰逐渐偃旗息鼓。很长一段时间里,位于奥卢附近基明基(Kiiminki)的“Polarpanimot”(北极酿酒公司)成了硕果仅存的独苗。后来北极公司搬迁到了往北450公里处的萨里山(Saariselkä)——芬兰拉普兰地区最著名的滑雪度假胜地。

创建Sonnisaari公司的想法诞生于2011年。公司创始人当时就在想:奥卢这么大的城市,怎么能连一家啤酒酿造厂都没有呢?2014年公司正式成立。“Sonnisaari”是奥卢的一处地名,意为“公牛岛”。2015年春,公司酿造的第一批啤酒上市发售。而根据奥卢市另外一家酿酒厂Maistila的创始人之一兼公司所有人利古·哈尔尤(Riku Harju)的说法,创建公司纯粹是出于对啤酒的热爱。公司名称源自芬兰语单词“maistaa”,意思是“品尝”。

这两家公司都因对酿酒的热情和复兴地方传统而兴起,现在又都在积极筹备扩大规模。Sonnisaari公司甚至将原先制定的扩充计划又扩大了三倍。

另一家酿酒企业Lapin Panimo(拉普兰酿酒公司)2016年秋在奥卢以北200公里的罗瓦涅米(Rovaniemi)开业。罗瓦涅米的市中心刚好在北极圈的南面一点点,在这家公司建立之前,酿酒企业设在如此靠近北极圈的地方还要追溯到1958年。在奥卢以东180公里的塔伊瓦考斯基(Taivalkoski),又有一家酿造公司正在筹建中。

Sonnisaari 和Maistila两家公司均对竞争表示欢迎。哈尔尤说:“我不觉得目前竞争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正相反,芬兰的微型酿酒业还是非常开放的。大家都在相互帮衬。这是一个伟大的共同体。”

精品酿造

Shaman Spirits公司的CEO伊尔波·苏尔卡拉从自己的经验判断,芬兰产“精品烈酒”大有市场。”

Shaman Spirits公司的CEO伊尔波·苏尔卡拉从自己的经验判断,芬兰产“精品烈酒”大有市场。图片:Jonna Pulkkinen

Shaman Spirits位于奥卢南部不远的蒂乐纳瓦(Tyrnävä),是新千年北芬兰蒸馏制酒业复兴的领军企业之一。公司创立于1998年,此时芬兰刚刚加入欧盟没几年,因此受益于放宽了的酒类制造业法规管制。公司创立的初衷部分归因于当地土豆种植业业主希望能有地方“消化”他们过剩的产量。同时酿酒也是对本地文化传统的致敬,因为蒸馏制造的马铃薯酒原本就是蒂乐纳瓦的特产,其历史可以一直追溯到十九世纪。

Shaman Spirits公司的产品系列在传统的伏特加和马铃薯酒“月光”的基础上增添了多种口味。目前公司90%以上的产量出口国外。“这是因为芬兰烈酒行业是国家垄断经营的。”公司CEO伊尔波·苏尔卡拉(Ilpo Sulkala)表示。烈酒只能在独此一家的国有连锁专卖店买到,而手工酿造品牌在专卖市场上分配到的份额远不能令人满意。

用苏尔卡拉的话来说,Shaman Spirits公司的理念在于酿造“精品烈酒”。他说:“我们没有兴趣大规模炮制高度烈酒。我们瞄准的是国际伏特加市场,我们在这个市场中的目标是创造新趋势,而不是跟风。”

风味纯正

托尔尼奥河,左岸是芬兰,右岸是瑞典:Sangen公司正在考虑复兴托尔尼奥酿酒与蒸馏业的老传统,取用托尔尼奥河的河水酿酒。

托尔尼奥河,左岸是芬兰,右岸是瑞典:Sangen公司正在考虑复兴托尔尼奥酿酒与蒸馏业的老传统,取用托尔尼奥河的河水酿酒。Photo: Reima Flyktman/ Lehtikuva

尽管经营都是本地化的,但北芬兰的蒸馏和酿酒企业纷纷放眼国外。已经经营近20年的Shaman Spirits公司自然担当起了领头羊的角色。他们的产品已然享誉全球,在好莱坞和莫斯科等地都占有一席之地,现在公司正打算进军亚洲。“我们成功了,因为我们的成分是纯正的。”苏尔卡拉说道。

Sonnisaari公司的蒂莫·蒂尼斯马表示,他们所面临的竞争不是来自芬兰国内的。“我们的竞争对手是全世界的所有啤酒。”他说道。对北芬兰产品的需求是显而易见的:Sangen公司的产品迄今还未曾在本地商店里现身,却早已在欧洲大陆上卖出了一批。“我们同样追求纯正。”Sangen公司的亚米·戴里卡里表示。“我们的托尔尼奥酿酒厂目前正在研究再度取用托尔尼奥河的河水酿酒的可能性。托尔尼奥河的源头是山上的溪流。”

这个想法同样有着当地传统的渊源。“清纯的山涧水”曾经是在托尔尼奥酿造的“拉普兰之金”啤酒的著名广告语。

Jonna Pulkkinen撰稿

子页面广告 04 05 06
子页面广告 07 08 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