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西贝柳斯一家共度圣诞

2016-12-21 17:19:26 来源:Rebecca Libermann

西贝柳斯创作了芬兰人最喜爱的圣诞颂歌。请看看他的家人是如何庆祝圣诞节的吧(附播放曲目列表链接)!

芬兰历史上最著名的音乐家让·西贝柳斯(Jean Sibelius)曾经创作过最受芬兰人钟爱的一些圣诞颂歌,虽然一年中最黑暗的这段时间总是让他感到惴惴不安。尽管如此,西贝柳斯一家还是会用许多乐章来庆祝快乐的圣诞节(播放曲目列表链接如下)。

我非常了解,如果家里有个作曲家的话,过圣诞节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情形。满当当、闹哄哄的一大家子人享用过由芬兰经典菜色组成的大餐之后,就聚拢在钢琴前,把那位一家之主围在中央。大家开始热烈地唱起传统颂歌,稍微有点走音也不要紧,如果曲子是自己写的那就更好了,连屋外的冰雪也要为之融化了。

20年来,我每年都要在温馨的小木屋中和我的老丈人、芬兰作曲家道诺·马蒂宁(Tauno Marttinen)一起度过一个精彩难忘的圣诞夜,这是他和我的丈母娘伊尔米(Ilmi)在 海门林纳(Hämeenlinna)的家。这座城市也是芬兰最著名的作曲家让·西贝柳斯的故乡,西贝柳斯创作的颂歌是芬兰人在圣诞夜最喜闻乐颂的。

快乐与阴郁

2529-2466891-pekkasakki-550px-jpg

图:Pekka Sakki

在我的想象中,在那世外桃源般的图素拉(Tuusula)湖畔,西贝柳斯与妻子阿伊诺(Aino)以及五个女儿度过了大半生的地方,圣诞的氛围想必和我们的差不太多吧。从那乐章中仿佛能感受到作曲家和家人共聚一堂、幸福洋溢的氛围。

西贝柳斯不是一个宗教意识很强的人,他仅仅把基督教称作“我祖先的信仰”,不过人尽皆知的是,他每年至少要去一次教堂,那就是在圣诞节那天的早上。总之,圣诞节那段时间总归不是他最自在的时候。

从我生日【12月8日】直至圣诞节那最为黑暗的几周里,太阳低悬于地平线上,每到这时我总是最为坐立不安。”西贝柳斯曾向秘书桑德里·来瓦斯(Santeri Levas)道出实情。“圣诞节一过,一切马上有了转机,生活再度精彩了起来。””

来自西贝柳斯的圣诞音乐馈赠

2529-2466908-pekkasakki-550px-jpg

图:Pekka Sakki

尽管冬季肃杀阴郁,作曲家与家人共同度过的时光还是其乐融融,他为家人和亲朋谱写曲子,当做送给他们的圣诞礼物。

1915年,西贝柳斯从他在1897年至1913年间创作的圣诞歌曲中选取了五首圣诞颂歌,编作《作品第1号》。其中的颂歌《我不求权力与荣耀 》(En etsi valtaa loistoa)和另一首《高高的雪堆》(On hanget korkeat, nietokset)都是芬兰人最喜爱的圣诞颂歌之一。

西贝柳斯家族中的孩子们每年都会一起吟唱这些歌曲,这已成了西贝柳斯家族的特别圣诞传统,因为当年唱起《我不求权力与荣耀》的时候,母亲阿伊诺便曾经坐在那架钢琴前面。接着,西贝柳斯就会开始弹奏《高高的雪堆》,这是向孩子们发出的信号,表示圣诞节的庆祝开始了。

西贝柳斯不断地修改这些颂歌,直至他1957年去世前的几年方才歇手,这些颂歌对作曲家本人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我不求富贵荣耀》是西贝柳斯在1904年迁居阿伊诺拉之后不久创作的。这栋房子以他妻子的名字命名,位于赫尔辛基以北40公里的耶尔文佩(Järvenpää)附近。

西贝柳斯的旧宅坐落在阿伊诺拉以南10公里处的盖拉瓦(Kerava),他在那里创作了《高高的雪堆》。1943年,这首曲子配上芬兰作家萨查尔·托佩利乌斯(Zacharias Topelius)的诗作为歌词,被收入芬兰福音路德教会的颂歌集中,最初为瑞典语版本,后来又收入了芬兰语版本。

喧闹的圣诞聚会

2529-17940208-ismopekkarinen-550px-jpg

图:Ismo Pekkarinen

圣诞节这一天,阿伊诺拉人头济济。作曲家的女儿们各自带来了自己的大家庭,亲家和朋友也都来凑热闹。这栋房子平时静悄悄的,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这时却音乐声此起彼伏,游戏玩得不亦乐乎,孩子们跑进跑出。我想象着西贝柳斯最爱抽的雪茄的烟雾在亲友们身边缭绕的情景。

这栋房子有电却没有自来水——西贝柳斯不想要。家庭主妇们要为这么多人准备大餐,想必是难度很高。甜点当中必有阿伊诺家传的几道保留点心。

对孩子们而言,阿伊诺拉的高潮戏是在圣诞节到来的那一刻。“孩子们先被带进儿童活动室,等客厅里的圣诞树全部点亮之后才能进来。”外孙女劳拉·恩克尔(Laura Enckell)回忆起自己的童年。

“圣诞树上的灯光令你目眩。外公把《高高的雪堆》弹得震天响,他猛踩踏板,就好像在弹管风琴一样。看上去他好像希望身边最好还有一支乐队在伴奏。我们唱了这首歌,然后又唱了《我不求权力与荣耀 》。大家都很快乐,这并不是什么虔敬或严肃的场合。”


《芬兰颂》


芬兰,看呀,晨光渐曦,
黑夜的威胁已被驱退。
云雀的叫声横跨长空,
天堂的蓝色渐渐显露,
白昼给予黑夜的力量轻蔑的一瞥:
晨光渐曦,哦,我们的芬兰!



芬兰,起来吧,向着最高空升起,
你的头上佩戴着强大记忆的桂冠。
芬兰,起来吧,向着你最为渴望的世界,
挣脱了奴役的枷锁,
从你从未屈服的束缚之下。
清晨来临了,哦,我们的芬兰!


根据凯斯•波斯勒( Keith Bosley)的英译版歌词翻译。 

© 凯斯•波斯勒和布雷达克斯出版社(Bloodaxe Books)

海外音频视频欣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OSaT6U4e-8&feature=youtu.be


子页面广告 04 05 06
子页面广告 07 08 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