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学归来】花秀宁:在瑞典看诺贝尔奖发源地科研现状

2016-10-17 4:20:59 来源:

编者按

“清华大学博士生短期出国访学基金”自2010年起设立,受到“985”基金和校基金会的共同支持,为博士生赴国外一流大学和专业、师从一流导师开展研究工作提供3-6个月的生活费资助。至今已有超过500名博士生获得基金支持。该基金受到师生欢迎,博士生普遍反映受益匪浅。

每个参加短期访学的博士生们都有一段不可复制的、特别的经历和故事,我们将不定期与大家分享他们精彩的访学故事。

亲,哪天能够看到你的故事呢?

2016年1月9日至2016年7月9日,我得到清华大学新英才博士生短访基金的资助,到瑞典查尔姆斯理工大学做访问学者,我非常感谢清华大学新英才博士生短访基金给我这次访学的机会,我自己也深知这次访学的机会来之不易,因此我利用半年的时间,在完成科研任务的基础上,还积极主动地伸出触角,去全方面体会瑞典的生活方式和风土人情。下面我就这半年的访学收获与体会进行介绍。

瑞典作为北欧的发达国家,也被誉为创新之都,在彭博2016创新指数榜排名第三位。因此瑞典有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当然瑞典也有其不足之处。通过半年的观察和理解,对瑞典的方方面面进行介绍,因接触还不够深入,可能会有些许出入,仅供参考。

学校及导师简介

查尔姆斯理工大学(英文:Chalmers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简称:Chalmers或CTH)位于瑞典第二大城市、北欧工业中心哥德堡,成立于1829年,是一所以工程技术、自然科学和建筑学教育与研究为主旨的瑞典顶尖理工大学。瑞典全国大约40%左右的工程师和建筑师都是该校毕业生,是瑞典就业率最高的大学。合作导师Anders Lyngfelt教授从1999年开始从事化学链燃烧的研究,并在化学链燃烧领域做出了突出的工作,推动了化学链燃烧技术由理论概念走向实际应用。正是由于Anders Lyngfelt教授杰出的贡献,查尔姆斯理工大学成为化学链燃烧研究的主阵地,第三次国际化学链燃烧技术大会就于2014年在查尔姆斯理工大学举行。

合作导师所在的能源与环境学院是查尔姆斯理工大学八大科研领先领域之一,学院在以流化床技术为核心的能源与环境系统方面享誉盛名。

与合作导师Anders Lyngfelt教授(右)合影

瑞典式科研

瑞典作为诺贝尔奖的发源地,其科研实力也是久负盛名。查尔姆斯理工大学内的工程类科研,充分体现了以应用为导向、与工业生产结合紧密的特点。以我的科研题目为例,进行说明。

我的研究课题为“钛铁矿和锰矿的混合矿石作为化学链燃烧载氧体的行为研究”,这个课题来源于实际中试运行的结果。在100kWth化学链燃烧中试运行过程中发现,在钛铁矿床料中添加少量锰矿石,结果表明,在以固体燃料为气体转化率显著提高,为了探究锰矿石添加的强化机理,对于两种矿石的混合物进行研究,特别关注少量锰矿石时的混合行为。在评价混合矿石的行为上,主要考察混合矿石对于甲烷、合成气等气体燃料的转化效率,以及对于焦炭等固体燃料的气化效率。之所以考察这两种效率,是因为固体燃料化学链燃烧过程中存在两个阶段的反应,一是固体燃料的气化,二是气体产物与载氧体的反应。单独考察混合矿石对于这两种效率的影响,可以从机理上确定锰矿石的添加对这两步的强化作用。由此可以,这个课题本身就是来源于实际应用,它的目的是在解释实际操作结果的基础上,以期对未来的实际操作和运行进行指导。

与工业紧密结合还体现在经验公式的应用上,在与课题组老师讨论实验结果时,他们会时不时拿出一两个经验公式,当你问这个经验公式怎么得到的时候,他们总是说:不太清楚,如果你想了解具体推导过程应该可以参考某某论文。每次,你去找这个推导过程,你都会发现他们用的经验公式全是对的,这时你不得不佩服他们在使用经验公式方面的娴熟,我直观地感觉他们更像工程师,而不是大学教授。

研究生培养

瑞典的大学学制与中国不同,瑞典的本科为三年、硕士研究生为二年、博士研究生为四年。硕士研究生教育的最大特色在于可以申请在欧盟内的其他高校进行硕士论文的研究工作,通常地实施方式是在自己的学校完成相应的学分,然后申请在其他学校进行六个月的硕士论文的工作,完成之后回到原来的学校进行答辩、拿学位。相对于硕士研究生教育的宽松和国际化,博士生的教育相对保守很多。究其原因是,博士生需要课题组支付不菲的工资,因此招一名博士生课题组需要付出较高的金钱代价。因此,课题组不太愿意将博士生送到其他课题组。

生活在瑞典

瑞典作为北欧发达国家,消费水平极高,这有个小插曲,记得一次我在市中心买东西,碰到课题组里一个瑞士男生陪他父母在逛街,简单寒暄之后,我问他父母,刚到瑞典感觉如何?他父母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瑞典的物价太高了。究其原因是,瑞典处于北方,冬季寒冷、土地贫瘠,很多产品都依赖进口,加上较高的人工成本,造成了物价的高昂。当然,作为地广人稀的北方国家,瑞典在吃穿住行用各个方面都有一些有趣的现象。

瑞典的食物主要以西餐为主,早饭是面包、牛奶,午饭是牛羊鸡猪肉、土豆及沙拉,晚饭较为多样,披萨、汉堡、三明治、墨西哥卷等等。但是瑞典有两样美味,一个是声名在外的肉丸,另一个是海鲜。瑞典海岸线长达7600多千米,海产品丰富,加上纬度较高,海水温度较低,海鲜生长速度较慢,肉质鲜美可口。但是,这里我不打算细说这两种美味,而是聚焦到另一种日常食物—牛奶。

牛奶是生活中的必需品,可以作为早餐饮料,也可以作为咖啡的添加物等。瑞典超市供应的牛奶全是盒装液体奶,没有奶粉之类的东西。在和瑞典人聊天的过程中发现,他们从小到大从来没喝过奶粉冲的牛奶,甚至都没有见过奶粉,他们听说,注意是听说,可以在一些户外商店买到奶粉,主要用作野外生存的应急品。联想到我从小喝着应急品长大,现在有的同学还让我帮忙给他们的小孩带应急品,怎么都感觉有点别扭。

瑞典的年轻人主要以租房为主,由于建设较少,房屋供应相对短缺,因此租到一个顺心的房子相对比较困难。瑞典出租房屋类型主要有一居室的公寓,以及别墅中的单间。由于租金管制法案,在相同区域内的租价差别不大,可以保证年轻人的正常居住。

由于机缘巧合,我租了一个别墅里的单间。房东老大爷Dieter Krohn是一个德国人,已经从乌普萨拉大学退休了,退休前是一位语言学教授。老大爷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看球、打理打理花园,周末找些朋友来打打牌、聊聊天、露天烧个烤等。老大爷为人极其热心肠,我刚住进去的前几周,每周都安排活动,给我们做个德国风味的晚餐,一起坐着阳台上看着夕阳、喝着啤酒,带着我们一起去周边的海岛上吹吹风,一起去附近的森林公园远远足之类的。老大爷给人直观地感觉就是,从来不把你当做租客,而是把你当做朋友,或者是远道而来的亲戚。这种热情好客的态度也让我有机会领略瑞典当地人的日常生活。

与房东Dieter Krohn(中)、合租Tao Yu(右)在露台上合影

瑞典印象

在瑞典的六个月的时间,要说瑞典给我最深的几个印象是什么?我觉得就是六个字:信任、公平、闲适。

瑞典式的信任对我的冲击最大,信任已成为一种元素深深地融入到瑞典人的血液当中。下面举几个例子介绍一下。

首先是坐公交。我所在的城市哥德堡,主要的公共交通工具是电车和公交。公共交通的价格较高,大概28克朗每次,买月票、季票和年票价格相对较低,因此大多数人都选择买这些长时间的票以节约生活成本。令人惊讶的是,这种卡坐公共交通上下车可以不刷卡,因此一旦你没有刷卡,大家就默认为你买了通票,而我认识的瑞典人都会时不时地检查自己的通票是否过期,然后主动去购买,这种对于人民的信任让我惊叹不已。

其次是旅游出行,在瑞典国内旅游最主要的是火车和大巴,这两种交通工具都有青年票和学生票,且买票不需要实名制。当你购买了学生票或者青年票上车后,没有人会检查你的学生证或者身份证明。到旅游景点买门票,直接告诉售票人员,我需要一张学生票,他们在不需要你提供任何证件的前提下,就会直接卖给你一张学生票。

最后就是日常过马路,在瑞典过马路,机动车会停在斑马线边上,等行人通过后才开始通行。因此,经常在路上,你会看到瑞典人过马路就直接过,也不左看看、右看看,这主要是他们相信机动车看到他们会主动停下来。

当我在去查尔姆斯之前就有一个疑惑,那就是他们课题组很多学生发论文的时候,通常学生自己是通讯作者,而且时不时地还不把课题组的导师列到共同作者的名单中,直到我亲身经历了一个西班牙交换生的署名风波后,我才明白其中的内涵。

这名西班牙交换生在查尔姆斯完成了一篇极其优秀地成果,在写论文的时候按照西班牙那边的传统把课题组的所有教授和副教授(共4个人)都列为共同作者,在写完发给这些导师看的时候,导师们专门开了一个会议商量这个署名问题,最后由他直接导师转答了大家的结论,那就是署名只需要署直接导师的名字即可,其他导师在课题进行过程中的贡献不足以出现在共同作者的名单中,如果放在作者名单中会降低直接导师和交换生的贡献,这样对他们俩不公平。

此外,在瑞士政府打算给全体公民发钱的新闻出来之后,我就问实验室里的瑞士学生的意见,他说我不希望从政府领钱,我没有为政府做额外的工作,领钱是不公平的。

由此可见公平对于这些国家的人民多么重要。

没来欧洲之前,就风闻欧洲的生活闲适安逸。来了之后,才发现果不其然。只要阳光正好,所有街边的露天餐馆都爆满,三三两两一起喝点咖啡、啤酒,聊聊天,好不热闹。

这些都是整个欧洲的情况,要说到瑞典人闲适的体现主要是在Fika文化。在瑞典,Fika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瑞典人,通过Fika治愈孤僻少言;移民,通过Fika快捷地进入瑞典社会。来瑞典,你可以不去学喝瑞典伏特加,你也可以不喝咖啡只品茶,但是你一定要学会Fika。Fika并没有直接的英文或者中文解释,通俗地说就是一种非正式地社会聚会,是朋友、同事、邻里间交流沟通的主要途径。任性地是,Fika都是在工作时间,工作日的上午9点半到10点,下午1点半到两点,所有的瑞典人都会把手上的活停下来,进行全民Fika。

闲适地生活固然安逸,但是一旦你有什么东西坏了或者需要瑞典工人配合的工作,你就会更深刻地理解什么叫做节奏慢,经历过一两回,你就能理解他们生活的节奏了。

以上就是我对瑞典访学期间的主要收获和体会,这次访学带给我最大的意义就是体验,体验了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社会、不一样的文化、不一样的节奏,这样独特的体验,为我看待生活和问题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最后,我再次衷心感谢清华大学新英才博士生短访基金给我这次访学的机会。

本文来源:清华大学环境学院花秀宁同学的访学总结报告

子页面广告 04 05 06
子页面广告 07 08 09